来了好几天了 [复制链接]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TA的帖子:
发表于2017-9-5 14:47:16 查看: 7078 回复: 14

亲,用QQ登陆,观看全部内容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来了好几天了,帖子怎么都没更新啊,还是几天前的,吓得我赶紧来发一贴!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5 14:47:44
看来最近大家都没什么烦心事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金牌会员
粉丝
-
金币
17736
注册时间
2011-7-2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5 20:15:52
sys 发表于 2017-9-5 14:47
看来最近大家都没什么烦心事啊!

有烦心事  只是不在这个上面说了。。。   大渝已没有了意义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043
注册时间
2011-7-11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6 14:18:12
路过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九龙坡区,石桥铺街道
粉丝
-
金币
40279
注册时间
2011-5-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6 17:52:45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9 14:04:42
第1章:谁杀的人    半夜三点,苏千瓷匆匆来到厉家,“我要见他!” “抱歉,少爷说了……苏千瓷与狗,不得入内!”    心里‘轰’地一声,苏千瓷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碎灭掉一样,用力嘶吼:“厉司承,你出来,我们好好谈谈,爷爷的死跟我没有关系,我被打晕了,我醒来的时候爷爷已经死了!”    保安冷漠盯着她脸上的半张火疤,一言不发。    “死心吧,”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,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女人站在铁门里面,亭亭玉立,“他不会见你的,爷爷刚去世,他需要安静。”    是她,厉司承的公认情人,也是她曾经自认为最好的闺蜜,唐梦颖。    五年来作为厉司承女伴出入各种场所,在媒体及外界的眼里,唐梦颖赫然已经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厉太太,而她苏千瓷,不过摆设罢了。    她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来,保安因为她的到来主动打开了铁门,天与地一样的待遇,苏千瓷看在眼里,对唐梦颖这个女人更是恨之入骨。    “你们两个,先去忙别的吧,我跟她单独说一下话。”    那两个保安对视一眼,很快就点头离开。    “爷爷不是我杀的!”    “我知道,爷爷当然不是你杀的。”唐梦颖微微一笑,迈开脚步走到了外面,很快就走到了唐家对面的池塘旁边。    唐家门口是一条大路,大路对面有一个池塘,对面没有路灯,唐梦颖往那一站,极难分辨究竟是在哪个位置。    苏千瓷听言,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,赶紧跟上去,“你什么意思?”    “爷爷当然不是你杀的,你都被我打晕了,还怎么杀?”    苏千瓷瞪大眼,盯着她:“难道……是你!”    “嘘……”唐梦颖将手指放在唇边,笑得有些得意。    “真的是你!你这个贱人,爷爷对你这么好,你为什么……”    “好?”唐梦颖冷笑一声,“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,现在嫁给司承哥哥的就是我而不是你,我从小是他看着长大的,他就是看我不顺眼,就是不喜欢我,这个老东西,早就可以去死了!”    “你太可怕了,我要去告诉他们!”    苏千瓷转身正要离去,可唐梦颖却有恃无恐,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他们会相信吗?”    脚步一顿,苏千瓷停在了原地。    “就像你当年极力解释你没有给司承哥哥下药一样,谁信?”    苏千瓷猛地转身,难以相信看着她。    唐梦颖享受极了她这样的表情,“就像你说你没有放火烧死我一样,谁信?”    “什么意思,唐梦颖!”苏千瓷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猛地一闪,“是你!”    “没错,是我。”唐梦颖冷笑一声,“但是那又怎么样,还记得吗,当初你刚去过我家,我就煤气中毒差点死掉,你说你没有做手脚,谁信?后来司承被邪教绑架,差点被烧死在废弃仓库,所有人都看见是我救了他,可是你却偏偏昏迷在现场,你说火不是你放的,谁信?”    苏千瓷猝不及防被提及那段往事,下意识地就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脸。    她奋力把厉司承推出火海,自己却来不及逃出火场,那一场大火毁了她的半张脸,还有……整个人生!    她是苏家的私生女。    从十八岁回到苏家,她就知道她要嫁的人叫厉司承,却不知道他有个青梅竹马叫唐梦颖。    自从二十岁嫁给他之后,她就不断被进行着对比。    唐梦颖端庄大方,她粗鄙不堪。    唐梦颖善良美好,她蛇蝎心肠。    唐梦颖留学海归,而她大学还没毕业就嫁给了厉司承。    而她还傻傻地把她当成好友闺蜜,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,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毁在她的手里。    所有人都知道,新婚的春-药是她下的,目的是为了刺激唐梦颖;差点要了人命的火是她放的,目的是要杀死唐梦颖;腹中胎儿是她自己故意从楼梯摔下来流掉的,目的是要嫁祸唐梦颖。    几乎是根深蒂固的意识,没有人看到她为了配得上厉司承都做了什么。    她熬夜帮厉司承改方案病倒的时候,他们说她矫情。    她为了帮厉司承养好胃病学习厨艺,他们说她心机。    她为了了结爷爷想抱重孙的心愿,辍学养胎,他们说她不上进。    苏家破产之后,他们说她高攀、下贱。    孩子流产之后,他们说她作孽多,不配怀孕,就连上天都要把这个孩子收走。    后来她才逐渐明白,唐梦颖做什么都对,她做什么都是错。    直到昨天,她一觉醒来发现爷爷死在了一楼楼梯口,而当她站在二楼往下看的时候,警察破门而入,苏千瓷就这么顺理成章成了杀人凶手。    “你这个贱人,贱人!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害我!”苏千瓷疯一样朝着唐梦颖扑过去。    唐梦颖是学过拳脚的,身子一闪,反手把她擒住,猛地朝着池塘推了下去。    狠狠呛了几口水,苏千瓷拼命挣扎了起来,“救……”    “咕噜咕噜”    唐梦颖在岸边冷冷看着她,“你安心地去吧,我会好好取代你,成为厉太太的……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9 14:08:50
第2章:你敢对我下药? 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千瓷感觉自己就像是一艘小船,正在被风浪疯狂拍打,很快,就撞到了一座大大的冰山,不对,是火山!    热,很热!    但是明明这么热,还是忍不住朝着那一座火山靠过去,最后那一座火山突然把她抛了起来,狠狠从她下面插了下去,小船底下破出了一个洞,苏千瓷惊呼一声:“痛……”    火山毕竟是火山,想爆发时候谁也遏制不住,下身撕裂感的痛楚袭来,苏千瓷感觉整个人都被狠狠贯穿了,那火山的力道让她忍不住想哭:“痛啊……”    只是火山没有丝毫怜惜之意,狠狠一挺,苏千瓷感觉唇被封住,紧接着一片风卷云骋,很快剧痛褪去,酥麻的畅快感从尾椎骨一涌而上,樱口忍不住溢出一声浅吟……    ……    风浪褪去,一切归于平静。    苏千瓷的意识一点一点回归,双腿之间传来疼痛的感觉,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,没有一处不痛。    羽睫轻颤,眼眸倏地睁开。    精致的华夏古风木雕,悬挂在顶上,古色古香。    这是……厉家老宅?    苏千瓷猛地坐起身来,只是身上的酸痛让她忍不住低音一声,倒吸一口凉气。    也正是这么一坐,苏千瓷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,胸口、锁骨上,青青紫紫的吻痕散布错落,看起来有些可怕。    微微侧头,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人!    低呼一声,苏千瓷下意识地就扯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上,往旁边缩去。    眼前的男人俊美无铸,粗浓的眉峰微微一敛,很快睁开了眼睛。    他一睁开眼,苏千瓷的眼里就有过了浓浓的惊艳。    这张脸,不论看多少次,都足够让她多看两眼。    那一双眼睛深邃若漆黑夜空,带着浑然天成的倨傲跟尊贵,带着朦胧的睡意,可就在看到苏千瓷的那一刻,便迸发出如鹰隼一样锐利的光芒。    此刻的厉司承,看起来……不过二十五六岁!    苏千瓷有些怔愣,突然手臂被猛地抓住,厉司承的脸迅速逼近,沉声低吼:“苏千瓷,你敢对我下药?”    这样一幕,似乎似曾相似。    当年她被唐梦颖设计跟厉司承圆房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厉司承就是这么一句话。    呆呆看着他,飞快说了一声:“我会走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    离婚之后,他给她安排了一大笔赡养费跟房产,如果不是唐梦颖设计将爷爷杀死在她的房子里,她哪里还会出现在这里。    虽然被从水里救起来了,可苏千瓷不认为他会想看到她,肯定又是唐梦颖用的什么歹毒计划!    殊不知,她的这话给厉司承带来多大的冲击。    走?    这个费尽心思想要跟自己上床的女人,在给他下完药上完床之后,就想走?    深深看了这个女人一眼,厉司承发现她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。    没有一点素日里的嚣张跋扈、叛逆刁蛮,她的表情,冷静、漠然,像是经历了绝望过后的人,身上所剩下的,只有悲哀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1 15:19:05
第3章:我这种丑八怪你都吃得下去            盯了她半晌,厉司承冷笑一声,欺身而上将她的手提起来,“你又要玩什么花样?先是给我下药,现在……欲擒故纵吗?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像是大提琴一样低沉醇厚,但是说出的每一个字,都带着浓浓的恶意。        眼前的女人,肌肤胜雪,白皙细腻到了没有看见一个毛孔,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,略带着几分惊慌跟怔愣,正看着自己,好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不知所措。        “我……没有,你放开我。”苏千瓷想把自己的手抽开,却发现厉司承的力气大得惊人。        在这挣扎的时候,身前的被子滑落下来,露出了身前青青紫紫的点点痕迹,厉司承的目光往下滑去,下腹不可遏制地有一股邪火倏地涌上来,好像是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爬过一样,难受得紧。        该死!        厉司承想强制自己移开目光,但是下腹的那股火热越发冲了上来,在被子里面形成了一个小鼓包。        苏千瓷脸上炸红,赶紧扯过被子遮挡自己的身上。        虽然跟他结婚五年,但是真正意义上夫妻生活只有仅仅一次。        那一次……还是被唐梦颖下药才成功的!        从那以后,厉司承就将她视作病毒,别说碰一下了,就连跟她睡一个房间都不愿意!        此刻赤-裸相对,苏千瓷脸上红得几乎要滴血。        “放开我,厉司承!对我这种丑八怪你都吃得下去,难道唐梦颖没有满足你吗!”苏千瓷怒了。        唐梦颖?        “原来你还知道自己长得丑!”厉司承冷笑,目光从她那一双灵动惊慌的眸子话落,挺巧白皙的鼻子底下,双唇微张,湿润饱满,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一个词:适合接吻。        喉结一紧,厉司承盯着她的唇,眼神变得隐晦深谙起来。        苏千瓷则心里屈辱感骤起,如果不是唐梦颖,她又怎么会毁容!        “放开!”苏千瓷身体一动,柔软光洁的大腿就擦过了他被子下的分身,厉司承忍不住‘嘶’了一声,下身昂扬得涨疼。        “别动!”厉司承低吼,双腿紧绷想要将那该死的欲望压制下去。        “呵……”苏千瓷不屑冷笑,“想要女人?找唐梦颖啊,我这种丑八怪也要,厉司承你是不是太重口味了点?”        说着,心里一酸,苏千瓷忍不住红了眼。        这么多年来,谁都是这么对比,她样样不如唐梦颖好,样样不如唐梦颖厉害,唐梦颖是九天的仙子,她则是地上的尘埃。        这样的感觉,绝对不好受!        厉司承的眸子却更暗,握着她的手将她反压在身下,“什么都让我去找唐梦颖,那我要你这个合法妻子干什么?”        苏千瓷一怔,猛地睁大了眼。        合法妻子?        厉司承看到她的表情,有些残忍地冷笑一声,“老头让我给你拿那一张结婚证,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,费尽心思给我下药,下完之后给我玩这一套?嗯?”        “我没有!”苏千瓷怒了。        厉司承好像没听见一样,粗砺的大手将她的下巴捏紧抬起来,“知道合法妻子是什么吗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1 15:20:20
第4章:名正言顺的泄欲工具

    苏千瓷盯着他,没有说话。
    “名正言顺的泄-欲工具。”擒起她的下巴,厉司承就吻了下去,舌头撬开她的唇齿,深入捕捉她的小舌,苏千瓷瞪大了眼睛,拼命挣扎了起来。
    名正言顺的泄欲工具?
    苏千瓷双手双脚更猛地挣扎起来,头用力偏开,大喊:“厉司承,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这样算是强-奸!”
    厉司承动作微微一顿,深邃幽暗的眸子有过疑惑,眉峰拧成一个川字。
    离婚?
    他们才刚刚结婚三天,这个女人居然就想着离婚了?玩什么花样?
    “放开我!”苏千瓷没察觉到厉司承的反应,用尽全身力气挣扎,声音哽咽,红眼怒吼,“好脏,别碰我,别碰我……”
    他的这张嘴,他的这幅身体,早已经不知道跟唐梦颖做过多少次了,碰过那个女人的男人,好脏,好脏……
    房间门外,传来细碎的声音,房门很快被敲响,“司承哥哥,你起床了吗?”
    是她,唐梦颖!
    厉司承微微定神,朝着门口看去。
    而苏千瓷,趁势将他猛地一推,厉司承被猝不及防推到了床的一边,自己则是卷着被子一个鲤鱼打滚,滚到了床下。
    “不说话,那我进来咯?”唐梦颖的声音甜美可爱,听起来就像是个邻家小女孩,可是只有苏千瓷知道,她的心里有多么恶毒!
    房门被推开,唐梦颖探头进来的时候,还没看清楚就被丢过来一个大红色的枕头,厉司承冷沉的声音传来:“滚!”
    唐梦颖脸上被砸得正着,还没等看清什么,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出去。
    房间门被推上,落锁,一气呵成。
    厉司承转过身来,看着地上把自己卷得跟木乃伊一样的苏千瓷,感觉又好气又好笑。
   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?
    苏千瓷的脸上挂着泪痕,可目光下移,脸上又猛地炸红滚烫。
    他的身上……一丝不挂!
    而且,下面还……
    苏千瓷转头捂脸,但是这么一捂,发现自己的脸居然变得十分光滑!
    生怕自己感觉错了,苏千瓷连续摸了好几下,光滑、细腻,根本没有那一场大火留下来的火疤!
    而且……苏千瓷发现周围,是一片红色的。
    剪纸的双喜贴在床头、门上,就连刚刚厉司承用来丢唐梦颖的枕头,都是喜庆的大红色,这被子……床单……
    苏千瓷目光落到床单上,淡红色的床单,星星点点干涸的血迹在上面格外惹眼。
    什么意思?
    厉家老宅、红色双喜还有这落红……
    心跳倏地加速,苏千瓷开始想到了一个疯狂的可能性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看向厉司承,“现在是哪一年,几月几日?”
    厉司承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她,“结婚不过三天就这么能装会演,苏千瓷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。”说完,再不理会她,强耐着底下的邪火,朝着浴室走去。
    苏千瓷心跳越来越快,连走带爬,到了梳妆台前,镜子里的自己,五官精致,干净细腻的皮肤上,没有那些狰狞的烧伤,没有!

使用道具 举报

九龙坡区,石桥铺街道
粉丝
-
金币
40279
注册时间
2011-5-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1 20:59:56

使用道具 举报

九龙坡区,石桥铺街道
粉丝
-
金币
40279
注册时间
2011-5-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2 09:56:59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2 13:29:25
第5章:她……重生了            二十岁的她,五官还显得有些稚嫩,但是已经慢慢长开,大大的杏眼,细细的眉毛,挺翘笔直的鼻梁,拼凑在一张瓜子脸上,精致美好。        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,全是有名的奢侈大牌。        她还没嫁给厉司承的时候,就被当时自认为的‘闺蜜’唐梦颖怂恿着买了这些东西,说是要展现自己的身份,任何东西都不能用得太差。        当年的她信以为真,在她的引导下,几乎买了所有出名的,但完全不适合自己的奢侈品护肤品,到后面全部喂了垃圾桶。        这些,厉司承都看在眼里,也正是这些细节,让他越来越厌恶这个妻子。        这些事情每每想起,苏千瓷都悔不当初,总想着如果能够回到过去,她会怎么做,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天!        苏千瓷喉间发出一声低笑,旋即,笑声越来越大,泪水,须臾纵横。        她死了,她也没死,她……重生了。        当年的她,爱了厉司承五年,守了厉司承五年,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豪门太太,她学了各种礼仪、乐器、语言,自修了金融跟商业管理,只要他喜欢的、需要,她都学了一遍,但是尽管后来的她,已经足够成为一个优秀的太太,可是却得不来任何的肯定,有的只有无止境的对比跟鄙视。        她的上辈子一直都在为了厉司承而活,现在能重来一次,她一定……要为了自己好好活下去。        “扣扣”        房门被敲响,苏千瓷的思绪被打断。        “谁?”        门口一阵沉默。        没有回答,就是最好的回答,苏千瓷已经知道了答案。        也不急着开门,打开衣柜就看见了满满一衣橱的奢侈品。        这是唐梦颖帮着她挑选的,每一件都价格昂贵,但是没有一件的符合她现在的年纪气质的。        皱眉选了很久,苏千瓷还是拿了自己以前的衣服。        这只是普通平民品牌的服装,虽然不太符合她的身份,但是很适合她的年龄气质。        爬上最顶上的格子取下内衣裤,苏千瓷穿好底裤准备穿内衣的时候,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,一股淡淡的热气扑过来。        苏千瓷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背对着他。        厉司承身上穿着贴身的黑丝浴袍,硬朗的线条被清楚勾勒,188的身姿颀长,微卷的黑发还在往下滴水,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光洁的后背。        滑腻白嫩的肌肤如同最顶好的绸缎,上面有着几缕青紫色的印记,让他清楚知道了昨晚的疯狂跟粗暴。        气氛,沉默得尴尬。        厉司承不动,苏千瓷也不好意思转身。        “你……”        “扣扣”房门再次被敲响,苏千瓷的话被堵回了嘴里。        厉司承收回目光,“穿上。”        简短,却不容置喙。        迈开长腿,厉司承将门打开一角,看见外面的人,眉峰皱了皱:“有事?”        唐梦颖站在门口,只能看见厉司承的半张脸,不禁伸长了脖子,左顾右盼,说:“我来找千瓷,她还没有睡醒吗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sys
中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59
注册时间
2011-11-15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2 13:30:08
第6章:白莲花上门            唐梦颖的声音不大,可苏千瓷心里已经是百味杂陈。        上一世,唐梦颖是直接破门而入的,当时的厉司承在洗澡,而她却声音极大地宣告着她苏千瓷‘下药’‘色诱’新婚丈夫的话。        本就心存怀疑的厉司承,更是对她厌恶到了极点。        “有事?”        厉司承还是这句话。        唐梦颖笑得有些勉强,故意往身后掖了掖,像是有些极力隐藏着什么,摇头:“没事。”        厉司承目光却落到了她背着的手上,很快就移开目光。        唐梦颖见他没有点破的意思,有些急了,索性将手里的东西一丢,地上就传来了剥离碎裂的声音。        惊呼一声,唐梦颖像是被吓到了一样,道:“啊,怎么办!”        厉司承扫了眼地上的东西,一眼,就看见了上面的字。        那是时下最出名的春-药名字,厉司承虽然没研究,但也略有耳闻!        这个唐梦颖,竟然随身携带这种东西?        像是怕厉司承误会一样,唐梦颖赶紧摆手:“司承哥哥你别误会,这不是我的,我只是替千瓷保管而已……”        “什么东西帮我保管?”苏千瓷从后面走出来,接过厉司承手上的门,敞开。        从唐梦颖的角度,可以看见那一张新婚大床上的点点斑驳,以及凌乱的被褥……        妒火,‘噌’一下冒了起来。        唐梦颖勉强一笑:“就是……你昨晚落在桌子上的东西,我怕给伯母看见不好,所以就帮你收起来了。”        厉司承的目光,如雷疾电骋一样,落到了苏千瓷的脸上。        可是他却没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惊慌,那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,清澈如同一汪清泉,不带一丝杂质,此刻听见唐梦颖的话,多了一丝丝的疑惑,蹲下身将那东西捡起来,“这是什么东西?干嘛用的?”        话虽然是这样说,但是苏千瓷已经将这瓶东西的真实身份给认了出来。        眸子微微一敛,但是脸色十分平静,好奇地抬起头看向唐梦颖,一副纯洁无害的模样。        唐梦颖则是心里微微一惊,反应极快地说道:“我当然不知道,这种东西的用处我怎么会知道!”        “这种东西?”苏千瓷更疑惑了,快速问,“这种东西,是什么东西?”        “我……”唐梦颖微微咬牙,心里十分讶异。        今天这个草包女的反应怎么这么快?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。        但是,哪里不一样了?        低眼看去,苏千瓷的那一张脸白里透红,细腻光滑的肌肤上有过难言的鲜嫩,二十岁的这个年纪,像是嫩桃一样。        从她的这个角度,可以看见她领口下面的点点青紫……        唐梦颖咬了咬牙,心里的妒火熊熊燃烧。        正是这瓶药,才让苏千瓷成功爬上了厉司承的床!        但是,她的目的并不只是让苏千瓷爬上厉司承的床而已,而是想让厉司承厌恶她、讨厌她!        “不是你的?可是我昨晚明明看到了,你将里面的东西倒到了你给司承哥哥喝的饮料里面,难道是我看错了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九龙坡区,石桥铺街道
粉丝
-
金币
40279
注册时间
2011-5-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3 10:20:27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粉丝
-
金币
5287
注册时间
2011-5-4
[只看此人] 发表于 2017-9-14 09:09:22
以为你大姨妈来了好几天了呢!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论坛导航|腾讯大渝网    

GMT+8, 2017-9-25 10:32 [from PgCache] , Processed in 0.255926 second(s), Total 20, Slave 20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7 Tencent Inc.